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钵斗甜酒酿 靳伟华的博客

人生如斯,值得珍惜

 
 
 

日志

 
 

纸媒只能躲在边上捡漏了  

2009-05-16 23:59: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次陆家嘴论坛邀请了包括世界金融界领袖在内的各路政府要员和专家学者逾500人,而闻风而动的各国媒体人数竟达200多人。前一天是领取采访证的日子,因为没时间特意跑一次浦东香格里拉,所以便和市府新闻办的官员约好15日开会当天早些时候到会议现场外领取,但对方态度温和地明确:九点正式开会,八点半开始安检,我必须八点以前赶到。

习惯晚起的我对这个时间安排非常无奈,只能一再关照自己早上别睡过了头。结果,那晚偏偏临睡前随意调频道,看到姚明在NBA的赛场上来回奔跑,便看起了湖人队对火箭队的比赛。本来是一股子热情支持姚明,谁知那场赛,姚明真是要命,不断失误,让我本来就不咋地的心情更加不爽,躺在床上,天蒙蒙亮了还没睡实在,索性起床,一看,才5点半,作孽啊,多少年了我都没起过这么早,都让那采访证和姚明闹的。

早起也不能白早起吧,总得干点什么,这样想着,便用豆浆机煮了一锅米糊(自己配方,自觉非常有营养,放入血糯米、薏米仁、玉米碴、糯米、荞麦五种粮食),血糖高 的我就着粗粮馒头吃了一顿热腾腾的早餐,看看有足够的时间,便出门挤公车去了。

静安寺站坐2号线地铁,人晕晕乎乎(这是我睡不好的常态)地进了车厢,才发觉,上海的上班族都好辛苦好勤快,这么早就都出门了,并这么早就为申通地铁作贡献了,地铁挤得满满当当,我只能侧着身子找拉手,等列车启动,才定神看了看周边的脸,哇晒,那些人竟齐刷刷地拿着刚出炉的晨报认真翻看起来。《别让睡眠影响了你的工作》,一条醒目的标题映入眼帘,嗯,明明是工作影响了我的睡眠,我咕哝了一句,当然只有自己听到,我不想看这类看似有道理其实是一堆废话的文章,便转过头去看一位奥菲斯小姐模样的女孩手上翻看的报纸,晕,竟也在认真细读该文。再四周看看,几乎都在看同一篇文章“怎么弄得像学习文件似的?”我好纳闷。也许是昨晚的睡觉质量太差了,对这样的标题有点敏感?哈哈。

地铁真是快捷,陆家嘴很快就到了。一出站,明媚的阳光照得让我眯缝起眼睛。“when I was yang ,I listen to the radilo……”我的手机响了,原来我的同事曹大师已经到会场了,我的采访证他帮我领好了,问我在哪里。看看时间,离8点还有一刻钟呢,我正在正大广场,眼看前脚就要走到香格里拉了。对浦东香格里拉酒店,我是非常喜欢其大堂环境的,长长的,有些节奏感的设计,让你感觉移步异景,那在进入二楼会场的电动扶梯口的,有着广东腔的老先生送上的问候让你体会到一种至尊的感觉。

“好的机位都快被占领了,你快去领材料袋吧。”一向认真的曹大师,7点钟就到了,他似乎很有经验地跟我说,这种大型高规格会议,记者一般都是提前一个半小时到位的。我只能冲着他莞尔一笑,心想,何必呢,如果不是领这采访证的事牵着,我保管九点准时出席!

纸媒只能躲在边上捡漏了 - 靳子 - 小钵斗甜酒酿的博客曹大师是我们的摄影,因为在上海检察系统小有名气,是个才子,所以得“大师”雅号,他也不谦虚,你们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反正这样的称呼他乐得接受。我跟曹大师是对桌的同事,常常互称“亲家”,原因是他有个比我家千斤大7岁的儿子,当然,有时他对我谦逊地自称“徒弟”,我则叫他“师傅”,反正是怎么乱我们怎么叫。

领了资料后,即找了个记者席的位置坐下,那台上则有人在调麦克风、音响,有人则在做最后的串联词的排练。这样的会议对我来说是最不讨巧的,第一,英语不好,很难跟外宾沟通,碰到国外专家发言只能借助同步翻译,但录音就有困难(因为录下的是外语);第二,经济问题我不内行,怕问出“港”问题,露怯。所以,等着开幕式的间隙,很无聊地看着资料袋里的资料。忽听后座一北京口音的男子正不停地责怪着一女子,细听,方知他们是一个媒体团队的,男的是女的头,漂亮女下属自说自话把一份本不该拿到现场的材料,通过主办方的新闻官放到了发给各位与会者的资料袋里了,“你捅出去了,我可没法帮你挑这个肩膀。”男的一脸跋扈,女的一脸委屈。至于嘛!我拿出那份材料翻看着,并没什么特别的值得保密的东东呀!不过,一会儿,我的身旁坐下第一财经的一美女,就任是没领到资料袋,说发完了。

纸媒只能躲在边上捡漏了 - 靳子 - 小钵斗甜酒酿的博客俞正声、周小川、尚福林、刘明康等一一作了发言后,茶息时间到了,只见记者们夺门而出,把那个走道挤得水泄不通,原来大家不是去喝茶吃点心的,都是带着任务来的,逮住参会代表就是一通采访,第一财经的美女后来跟我说,录了几段采访,是其他记者的提问,反正资源共享,无大碍,只是不知采访的对象叫什么。第二次全体会议召开之际,我上了次洗手间,竟发现有香港媒体记者躲在那里整理着录音,边打字边打电话向报社发新闻。我一边为她的如此敬业折服,一边感慨同业竞争的惨烈。

想当初,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本人做记者之初,记者的职业是十分受人尊敬的,记者的准入门槛也高,那时做新闻记者,绝对是“无冕之王”,各到各处,受人重视,记者将这份职业当事业看待,也常常不敢轻易做有损形象的事,那叫良性循环。可如今,记者多得像蝗虫,大会小会,一片一片的,为了各媒体的自身利益,甚至为了个人的利益,互相侵轧,最后,好比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你不是喉舌吗,那么,叫你吼你就吼,叫你吼几声你就吼几声。最可悲的是,以前,你是喉舌,你有人保养,但现在,你没人养了,你还得听话。

本来两天的会议还想认真听下去,准备个特稿发下期杂志。用手机录了一些发言,加上现成的资料,凑个稿子是不会有问题的,但晚上(等中学5位女同学在沈家花园聚餐十点后到家)打开电脑,一看网络新闻,妈呀,这都什么事儿,会议的内容全在网上了,最绝的是东方网,全程转播,一条不落,你说这活还有什么意思?看来,网络世界的今天,纸媒只能躲在角落拣漏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