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钵斗甜酒酿 靳伟华的博客

人生如斯,值得珍惜

 
 
 

日志

 
 

带女儿看好阿婆  

2009-04-09 17:37: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日上午,先生早早驾车把住在真光的婆婆公公接来了,中饭说是简单点,对付一下,先生想得周到,买了现成的王家沙的馄饨陷儿和皮儿,婆婆见我才起床,无精打采的样子,便自顾坐在餐桌边包起了馄饨。

婆婆是个能干的人,她喜欢上我家,帮我们做饭,因为她知道我们夫妻俩都忙,每天晚上都得六七点钟才能到家烧饭,晚饭吃得很晚,再说老两口在家吃饭不如在我们这里人多吃得香,但现在得了类风湿性关节炎的她想帮我们都有些力不从心了。每次来,儿子与她的话并不多,儿子的孝心都搁在心里,体现在行动上了,而我则不习惯静静的氛围,所以总是我陪着婆婆说东说西。婆婆没有什么兴趣爱好(不像母亲,喜新鲜的事,今天跟你说买什么股票,明天又要你跟她比祖玛游戏,世面流行的她都清楚),但婆婆喜欢谈些人情世故的事,亲戚朋友邻居同事,谁家发生什么事,有什么变故,谁家孩子出息了,或出事了,她的消息不是最早的总是最权威可靠的。

照例,我们自顾自地做着家务,聊着天。也许年纪大的人都喜欢说从前,而我也变得越来越怀旧了,我们的话题从一件小事不知怎么便转到从前的邻居转到女儿小时候,转到带过女儿的那户人家。“哟,好多年没去看好阿公好阿婆了,不知他们还健在伐?”我突然感到心里有些空,有些怅然,甚至有些内疚。我的心告诉我,我得去看看他们。“下午反正没什么安排,我们去看看他们吧!”我的动议马上得到先生的支持,他是个感情不外露的人,但内心善良。然而,我们家的事,现在很多时候是由女儿决定的,青春期的她正是逆反心理强的年龄,她不依你你就没办法,这事,如果她不肯去,意义就大打折扣。

女儿正在她的小房间听音乐,我走过去,商量地说:“冰清,今天下午我们一起去看好阿婆他们,好伐?你抓紧做功课。”“好咯呀!”女儿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奇,她竟然爽快同意了!也许是她听到了我们刚才的对话,也许她感受到了我语气中的感恩心情。

好阿婆、好阿公是我老单位的同事肖老师的邻居,当时,单位在曲阳新村的赤峰路上,我和先生结婚后安的小家也就在附近的密云路玉田路上,女儿出生后,娘家和婆家都依靠不上,离得远不说,双方老人都没这个精力带孩子,我们也认为既然要了小孩,最好自己带大。所以,三个月里,小夫妻两亲力亲为,好不容易角色转换做长辈了,全身心投入抚养孩子上。然而,我只有三个月的产假,最大的问题是,我不可能扔下工作,做全职太太,所以,孩子两个月时,我就开始操心起找领孩子的阿姨了,但托了好多人,总也找不到合适的,正着急着,先生回家说肖老师问,靳子产假就要到了,是否需要找个看管孩子的人家,白天送,晚上接,如果需要,她的邻居王阿姨是很好的人选。天呢!怎么我就这么幸运呢!想什么来什么!

我们立马去“考察”了一番王阿姨的家,大连西路某新村老公房的2楼,一室一厅,子女都成家立业了,老夫妻俩单独过,由于丈夫以前是支内去贵州的,退休后退休金比上海地区的少很多,才几百元一个月,王阿姨又是没工作的,没有收入,所以,除了靠子女们偶尔的资助外,生活就靠那几百元的退休金了,帮人领孩子也是出于赚点钱补贴一下。王阿姨的情况让我们在同情之余有一份安心,因为她必定是会珍惜这样的机会的,同时,我们观察到,老两口很要干净,人收拾得利落不说,家里虽没任何值钱的摆饰,但干干净净,几乎一尘不染。谈话中,得知王阿姨还是个天主教徒,每星期天都要跟好姐妹们做礼拜,于是,我们当场决定,我上班后女儿就交给她了。

这以后,每天早上9点多,我们把女儿抱过去,下午4点多,再去把女儿抱回家。一个月500元。十三年前,这个价钱我们算出得比较高的,王阿姨的生活因为有了这份收入也得到了改善,加之,女儿一天一个变化,让老两口单调的生活多了很多的乐趣。

其实,我们考察时,没有注意到一点,王阿姨戴眼镜,她是个高度近视眼,所以,后来,我们总能感觉到她在带孩子时粗枝大叶的地方,一次,甚至把女儿的小脸拉了一道口子,那时,我正好出差到新疆两星期,回家后,当婆婆告诉我王阿姨甚至不清楚女儿脸上的口子是怎么划上时,我真的心疼之余最多的是对王阿姨的埋怨。然而,王阿姨的粗却也有其好的地方,比如她会在我们给女儿配置的高级奶粉奶糕食用的同时,给女儿做些粗粮,如猪肝菜丁煮粥、胡萝卜煮水,王阿姨家外就是个马路菜场,小贩们都跟老两口认识,看他们抱着我们女儿出去逛,会送个烘山芋、送个鸽蛋给女儿吃。至今想来,那时的女儿是长得最健康结实的一段时期。

王阿姨的好,还有很多,晚上单位有应酬,只要一个电话,那头肯定让我们放心去,没问题。常常,当我们酒足饭饱,赶到她那里去时,已经是深更半夜了。记得一次,我们赶到时已是十点多了,女儿睡着了,舒服地躺在王阿姨的怀里,黑暗中,王阿姨轻轻搂着她,不敢出一点声,阿公是上床睡了。“这么晚了,就不要抱她回去了,明天反正还要来,晚上抱孩子走夜路不好,着凉了怎么办?”一脸疲惫的王阿姨在争取,我们知道,如果女儿晚上睡在她那里,她晚上就睡不踏实了,所以,还是抱起女儿回家了,好在我们有车方便。

到了春节,王阿姨会小心翼翼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在我们抱女儿回家时塞在女儿的小口袋里。“我的孙子外孙我都给的,冰清也算一个。”当我们执意不能收时,她则一脸不高兴。“不多的,你们每次总是多给我工佃,我的一份心意你们不可以不收的,不多的,就50元,我一视同仁,都给50。”我们知道,我们拗不过她,只能收下,但这区区50元,对他们老两口来说可不是小钱啊!

“叫我好阿婆!”当女儿会开口说话时,王阿姨就这样要求女儿。她的邻居,一位中年妇女,特别喜欢我女儿,总是把家里好吃好玩的东西送给她,没事就到王阿姨家抱女儿,女儿奉命叫她“好妈妈”,所以,王阿姨的“好阿婆”就这么争取来了。那时,我和妈妈说这事时,还有些酸酸地说,我这亲妈还没轮上女儿加个“好”字呢。呵呵。

去王阿姨家的路上,我一路回忆过去。车子进入那个新村时,一切已悄然发生了变化,我们找着那条菜场马路,但已无踪影,问路人,才知早搬迁了。想想有五六年没来了,家搬了,单位也搬了,这一带已经有些陌生了。但我们还是凭记忆找到了王阿姨的家。我想,这是缘分。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