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钵斗甜酒酿 靳伟华的博客

人生如斯,值得珍惜

 
 
 

日志

 
 

今天开始寄新年贺卡  

2009-01-20 17:15: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寄了好多的贺卡,心情大好.好像给人送了礼物似的,突然觉得自己变得有些顽皮了.

坐在我身后的王方平(副总编)在我开信封时,跟我说,他也在写贺卡,寄给谁,竟然有些名字都想不全了,还好,电脑里存着平时寄杂志的名单,可以调出来查看查看.我不禁宽慰许多,哈哈,居然也有人在这方面跟我有的拼.

我这人记性并不差,但独独有记不住人名的毛病,我不知道自己这种不负责的毛病究竟是什么心理问题在作祟.唉......

因为工作关系我常常要和不同的人打交道,然而,互递名片后,转眼就会把对方的名字给忘了.当然,很多人都是吃一顿饭的朋友,没了工作纽带就没了关系,所以,忘了就忘了,并无大碍,但有时却很尴尬.比如,交换完名片,大家聊得也欢,对方明明确确地叫着你的名字,接着一个个话题,为了礼貌,你也想称呼一下对方,可该死就是记不起,真的很尴尬.只能乘人不注意悄悄地打开坤包,找出那张刚收下的名片,记住名字,当然有时记住了又会忘,索性就记个姓.历经多次尴尬后,我总结出经验了,反正,这种场合称呼对方老师总没错.所以,"张老师""王老师"叫得欢,气氛也很活络.但因为叫得没心没肺的,所以,尽管称呼是对的,但对方是谁,依然忘得干干净净.

有一次,上班时,迟到快半小时了,正低着头快步折进司法局大门(需要说明下,我在检察院上班,检察院和司法局在一个楼里,司法局的门开在西面,检察院的开在南面,我常常抄近路借司法局的门),突然,有人叫住我,对方直呼我的大名,且笑容可掬,"这是哪方人士?"我心里嘀咕着,一边开始搜肠刮肚找记忆."老师早啊!"我的记忆是糟糕的一团糨糊,没辙了,只能迎难而上."你们杂志很好看呀,有可能的话给我订一本好伐?"这时已经走到司法局的电梯口,见他停下来,我隐约想起他是司法局律管处的."好呀,欢迎司法局领导对本刊多提宝贵意见."我自自然然地对上话了.也许他并没看出我的异常,甚至以为我必定是有他的联系地址的,因为他肯定发给我名片过的呀,所以,他准备上电梯了.."哎,等等!"我叫住了他,同时从包里拿出一支笔,一个本子,随手递给了对方."把你家里地址写给我,我下期就给你寄杂志!"对方大喜.连忙写上地址和名字.临别,我认认真真地喊出"某老师,再见!"这才终于释然.

当然,话说回来,一年一次寄贺卡,我是断断不会寄给名字也想不起来的朋友的,一般有几类朋友我会寄的:一是很久未联系的老朋友,一张贺卡等于是一次见面,即使不联系,他(她)永远不会忘记我,我也永远不会忘记他(她);二是认识不久但值得我巩固的朋友,一张贺卡是友情的使者;三是把收到贺卡多少当作新年幸福指数来计算的朋友.我有个律师朋友就好这,有一次我去他的律所,正值元旦过后,见他的办公室一面书橱上,用临时拉起的绳子整整挂满了几排贺卡,颇为壮观.我看到我寄给他的那张放在醒目的位置,我想他是否想告诉所有进他办公室的人,他的朋友遍天下呢?反正,每年他都会最早给我寄来贺卡,我也一定礼尚往来给他回复一张.

当然,许多好朋友是不需要寄贺卡的,真有什么事需要商量自然会想到对方.

现在的工作节奏,让我们结识的一般朋友变得越来越多了,但真正的朋友反而越来越少.

我寄贺卡的习惯已经养成20年了,最早的时候,会和同事一起上福州路新华书店/外文书店等挑挑拣拣,非爱不释手不买,每张都不一样,根据对象邮寄贺卡;后来变得懒了,每次节前,上街买一叠卡,式样最多两三种,价钱也是偏实惠的;再后来,就跟同事一样,大家节前统一让单位定制贺卡,不上街了,等贺卡送到办公室.

虽然寄贺卡的形式在一再简化,但我心里明白,无论社会如何发展,无论我的记忆是否在退化,我依然会在心里坚守一片绿地,那里有我一生珍惜的朋友!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