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钵斗甜酒酿 靳伟华的博客

人生如斯,值得珍惜

 
 
 

日志

 
 

从红墙到黑墙  

2008-06-10 13:35: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红墙到黑墙,我认识的俞先生经历过如此跌宕起伏的人生.

从中南海的一位经济立法者一夜间沦为罪人,如今除了满腔的热血依然澎湃(这点是很多人无法做到,也无法理解的)外,几乎一无所有,不要说以前耀眼的光环,就连固定的职业都没有,甚至居无定所.那天他来上海,我尽地主之谊,在衡山路上的一个茶坊,我们相对而坐,我给他点了一壶好茶,他客气说不用,人间富贵早已过早享受,所以,现在物质生活对他来说真的无所谓,我说我八十年代末也在北京,待了有一年多,但很遗憾没去中南海看看,后来再去北京,中南海已不对外开放了.他说,他那时就在中南海办公,然后,跟我描绘了一下中南海内的景色.可惜了当时不认识他.

因为了解他出狱后一直致力于替失地农民维权等敏感事件和问题,所以,我不想将难得的一次会晤搞得复杂化,便东拉西扯起来,我们努力寻找着大家共同感兴趣又不敏感的话题,于是,他讲起我们的一个共同朋友---他北大的一位同学的情况.他说,人间还是好人多,在他被指控时,那位同学曾经不遗余力帮他,并和法学界泰斗江平一起无偿做他的辩护律师,在庭上为他作无罪辩护.

我怕话题离不开他遭遇牢狱之灾的情节,所以,从往事转向了现实,我问他这次来沪有何公干,不想他的回答让我再次震惊,他说"这次来上海又让我死了一回."原来,他上海的老房子(在江苏路上的一栋老式洋房的整个三层楼),2002年时,使用权转让给了自己的一位插兄,当时才收了20万,对方答应获得使用权后仍然保留他和他弟弟(文革中因家中被抄,父母受打击,当时住上海精卫中心)的居住权.然而,几年过去了,他的弟弟在医院里一呆就是五年,医院认为他弟弟早可以出院了,然而,他发现那位插兄早将原来的承诺抛弃,他弟弟已成了有上海户口但没有居住地的上海籍人,

俞先生说他的弟弟太可怜了,他要替弟弟打官司,要回老房子,我看了他老房子的照片,那是上海滩非常典型的洋房,房价上涨中涨得最快的那类房子,又看了他跟插兄的转让使用权的合同,觉得他根本没有一点胜诉的希望.他说,他从前是参与立法的,深知法的精髓,对方的做法,包括在他不在场的情况下将他弟弟的户口迁出老房子,挂在虚拟的地址上等都是有违法的精神的,"他当时答应保留我弟弟和我的居住权的."俞先生一再强调这点,但我却吃惊他当时为何不让对方留下字句.重证据,轻口供,这是最基本的一条,他不懂吗?我忽然对他有种大船掉进阴沟里的感觉.

一个正直/渊博甚至单纯的人,尊贵时曾立足中南海参与经济立法,聘为北大教授,无限风光,落为平民时,不仅没有单位敢要他,甚至连最低生活保障金都没处领.因为他的文章都触及社会敏感问题,所以,内地是没有媒体愿意刊登他的稿子的,他早被归为"另类",所以,稿费也是不经常的,靠稿费生活的他活得很辛苦,很艰苦.

但这又是谁的错呢?!谁又能改变他的现状呢?!

救自己,然后才能救别人,自己活好喽,才能有能力帮助别人活得更好!这是我对他的临别赠言.但我真不知他是否能听进.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