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钵斗甜酒酿 靳伟华的博客

人生如斯,值得珍惜

 
 
 

日志

 
 

他让我想起20年前在北京  

2008-03-19 17:39: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总会有很多感动,感动的事,感念的人.昨日午饭前,路华打来电话,语速很快,说陈卫典来上海了,住在贵都810,让我中午赶去碰个头,吃顿饭.说话时路华在赶路,我自然也不敢耽误,尽管我和同事们正在单位看zl记者招待会,但那回答的速度,早让我小肚抽筋,所以,放下电话我立刻闪人.

陈老师(从认识他起我就一直这样叫他)的到来,让我忆起20年前的往事,往事并不如烟啊.我想起我和路华认识他的情景.1989年那年,我正在北京记者站留守,平日最重要的事就是为社里(民主与法制社)月刊约稿,并发展人脉,做好领导交办的在北京的事务.然而,那个夏天是个特殊的夏天,六=四=风=波搞得整个北京城风声鹤唳,平日爱上各大报社和各大部门窜门子的我,也不得不管住自己的腿,甚至一度回上海待了一个月.路华到北京来无疑是上海领导给我的大礼物,因为那时我真的感到孤单,一个女孩家的......记得那是8月的一天,为了杂志上的归宿问题(中=宣=部15号文件规定,编辑部必须与主管部门在同一个地方,我们的主管部门是中国法学会,杂志上在上海,所以需要迁京,否则杂志社关门)我和路华赶到中国法学会,找副会长兼秘书长陈卫典,碰巧那天他在,我们从未见过他,事先也未电话预约就直接闯入他的办公室,着实让他吃惊不小,这显然不是北京办事的风格.然而,我们的"怪路子"不仅没让他生气,反而使他对我们另眼相看.

都说老陈是个不容易接触的人,有不少人竟然还害怕他,但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有一种无话不谈的感觉.也许人就是讲缘分的,而我们是有缘分的.尽管,最后,民主与法制社还是没有逃脱迁京的命运,我等民法的少壮派以后落得不死不活的状态,但我们的友谊还是保持了下来.迁京后的1990年,我还是待在北京,居住条件当然好多了,住在东四十条中国法学会的一个内部小宾馆里,一个大四合院里,据说是张友渔老的海外朋友赠与他的,张老又转赠给了法学会.但生活还是有诸多不方便,比如,那是的北京买鸡蛋还要蛋票,吃饭还要粮票,粮票我是有的,上海社里每个月会发给我25斤全国粮票,但蛋票就没有,我虽然也办了一张北京的临时居住证,但享受不到首都市民待遇的.外表粗线条的老陈是个细心人,他发现了这点,便常常买了鸡蛋送到宾馆,让我们煮蛋吃,说你们年纪轻,要有营养,并将家里的计划用蛋票拿来给我们.一个中国法学会的大管家,能管到这个份上,我们真的很感动,我等只是个跑新闻的无名小卒啊!

如今的老陈早已退居二线(他后来调任最高人民检察院侦查监督厅厅长),但热心的他还会因朋友邀请,常来上海,而每次来沪,必通知我和路华,他的上海20年的"小朋友".他说,民主与法制社我是有感情的,现在上海这波我只联系你俩了,北京也就联系刘巍和张索菲了.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