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钵斗甜酒酿 靳伟华的博客

人生如斯,值得珍惜

 
 
 
 
 
 
列表加载中...
 
 
 
 
 
 
 

上海市 静安区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网易新闻资讯

 
 
 
 
新闻标题 
列表加载中...
 
 
 
 
 

有道博客搜索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置顶] 圣彼得堡的那抹金色

2016-2-2 17:31:08 阅读51 评论1 22016/02 Feb2

文、靳子

谢尔盖用一口略带京腔的标准普通话跟我们介绍说,你们都会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那首歌吧,其实,它里面描述的场景是在圣彼得堡,那条静静泛波浪的河就是你们左边的涅瓦河。小谢是正宗的圣彼得堡人,说这段话时,我们的大巴正穿梭在这座俄罗斯最美丽的城市的大街小巷间,而涅瓦河总是在不经意间出现在我们的左右。

谢尔盖是个幽默的人,长得很优雅,留着稍长的头发扎一根小辫在脑后,感觉似托尔斯泰笔下的贵族青年。圣彼得堡大学毕业的学历背景让他的谈吐充满自信,他说第一次做中文导游时,他就接待了一个中国专家团,当时他不了解中国游客的购物习惯,当有团员问他圣彼得堡有什么特产,他很认真地想了想,说有潜艇,搞得对方很尴尬,也演变成了一段笑话。

俄罗斯的潜艇研制是世界最先进的,但谁也不曾想到它的基地就设在眼前这条在热闹而繁华的城市中静静流淌的涅瓦河下,足见其河床之深,如俄罗斯人留给我们的感觉,很平静、很深邃。圣彼得堡有着北方城市的大气,更有南方城市的婀娜,这源于市内有众多河道和400多座桥梁,有“北方的威尼斯”之名号。

清晨的圣彼得堡有一种让人震撼的美,融合了巴洛克和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建筑被透过云层的阳光柔柔地笼罩着,宛若一座巨大的宫殿。如果说,莫斯科留给我们是红色的印象的话,那么,圣彼得堡一定就是金色的了。艾尔米塔什博物馆(冬宫)、彼得宫(夏宫)、叶卡捷琳娜宫(皇村),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金碧辉煌,辉煌得让你眩晕。这种眩晕是没有心理准备的,是种观念的顷刻颠覆,真的,在如此瑰丽浩瀚的世界建筑艺术面前,你得收起经常挂在嘴边的 “5000年灿烂历史”的那份骄傲。

作者  | 2016-2-2 17:31:08 | 阅读(51) |评论(1) | 阅读全文>>

[置顶] 老建筑,城市的文化厚度

2013-1-5 17:43:36 阅读246 评论2 52013/01 Jan5

在我的印象中,最近的十年,是我国城市化步伐最快的时期。一个 “拆” 字让无数人欢天喜地地告别蜗居时代,而过上了体面的生活;但也是这个“拆”字,让越来越多的城市变得同质化而分不出彼此了。三环以外的北京和内环线以外的上海比较,除了道路宽一点,一样的摩登,真的看不出有啥不同。但原本,它们有着南北截然不同的身姿、格调和底蕴。

突然想起1999年,我上北京采访两会那会儿。政协文化界小组会上,委员们最激动的话题,是呼吁制止北京平安街的拓宽,这条紫禁城后面的大街,被认为是展示北京数百年文化沉积的历史画廊,拓宽意味着摧毁。但文物“摆设”作用似乎远远比不上交通困境下倒逼道路拓宽来得更实用,平安街最后还是变成了平安大道。我想,一定有许多老祖宗留下的文物在这样的大建设中被拆毁了,但在一个充满原始动力要甩掉贫穷落后帽子、加快建设现代化城市步伐的社会,这样的野蛮行为是会被很多人原谅的。

因为,几十年来,我们传承了一种叫“不破不立”的思想,要建设一个新世界,就要打碎一个旧世界。将这个思维用到城市建设,就是以“拆”字为基础的新建,况且,我们的确有那么多破旧的、丑陋不堪的建筑需要推倒,我们的确在居住上欠了老百姓很多“债”急需偿还。

如今的中国,可以说,大部分的城市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似舞台上穿戴时尚又化了妆的姑娘,难怪有美国友人来中国后失望道:这里哪里看得出有五千年文明历史的国家,看上去比我们美国还新。

陈凯歌曾经伤心地说:我现在不上大街,因为我的北京已经消失了。我们何尝不感慨上海石窟门在一片一片被蚕食?去过巴黎的人都知道,那里的建筑都是拿破仑三世

作者  | 2013-1-5 17:43:36 | 阅读(246) |评论(2) | 阅读全文>>

[置顶] 普林斯顿大学风景

2012-4-17 17:47:21 阅读1552 评论4 172012/04 Apr17

我孤陋寡闻,第一次听说普林斯顿大学,竟是两年前,住新泽西的亲戚电话告诉我的,他说如果冰清到美国来读大学,能考上普林斯顿大学大学就好了,周末就可以住在我家,我家离那个大学才半小时的车程。当时,我只知道美国的哈佛、耶鲁、麻省理工等是世界一流的大学,“普林斯顿”,一点概念也没有,但我记住了这个名字。

去美国旅游前,我准备了一个校园游的计划,上网查资料,才发现,原来普林斯顿大学竟然是与哈佛、耶鲁齐名的美国最具实力、最负盛名的三大高校之一,更让我敬仰的是,它还是伟大的爱因斯坦工作的地方。

普林斯顿大学坐落在新泽西州的普林斯顿镇。到美国后,参观的第一个大学就是普林斯顿大学。那是一个雨后的清晨,普林斯顿镇还在睡梦中,牛津式的建筑和盎然绿荫相衬,让人仿佛进入一个古老的新世界。我们一行下车后,一脸兴奋,但又不敢出声,怕惊扰了小镇的安睡,小步紧走,手中的照相机咔嚓咔嚓不停,就怕带不回所有的美景。

“不要光拍景,把我也拍进去。”母亲虽一把年纪了,但喜欢留影,甚至以为拍空镜头是种浪费。看到她和我们一样充满激情和兴奋,我把镜头对准了她......

在一扇开启的铁门中,我们鱼贯而入,眼前就是普林斯顿大学的一隅,一大片滴着晶莹雨珠的绿草坪,后面是美国独立战争时临时指挥部大楼,静穆中透着安详,有一种伟人的气质,晨光斜斜地穿过参天树木的树杈照过来,让驻足在那里惊叹的我们如沐圣光。极目远眺,到处绿荫葱葱,古老的建筑在绿色中像似一种精神和意志,在那儿,吸引你。

“这样的校园,自然是菁英辈出的地方啊。”同行的一位中年人一路感慨。

我突然有种感觉,徜徉在这美丽的校园里,哪怕就是这么短短的一刻,也是一种幸福。

作者  | 2012-4-17 17:47:21 | 阅读(1552) |评论(4) | 阅读全文>>

金蔷薇的祝福

2015-8-26 15:53:55 阅读73 评论1 262015/08 Aug26

文、靳伟华

《金蔷薇》

作者:康·巴乌斯托夫斯基

出版:上海译文出版社

日期:1987年1月第一版

是否有一种感动能让你体会绵长的幸福与温柔,让你在现实的圈囿下天马行空,让你的生命喷发出激情,在浓浓烈烈的体验中自甘沦陷?于是,突然想到“文学”,想到年轻时的文学梦,想到那一次次挑灯夜战只为读一本好书时的酣畅……4G时代,这样的话题是否已经out了?

迎新的特别之处是欣喜与感伤的交汇,如同小熊掰玉米,来不及体味收获,却已经丢失了一路。这种时候,可否需要放慢一下脚步,看看身边的风景;可否需要清空一下被信息围困的自己,与心灵做个对话。

  书桌上有一本《金蔷薇》,是上世纪八十年代读大学时,省下伙食费买的,书页已经泛黄,留下了岁月的痕迹。这是苏联作家巴乌斯托夫斯基写的一本有关文学创作的书。年前整理书橱,意外发现它,有点小激动,便又一次爱不释手把它拿了出来。现在想来,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好比当代中国的“文艺复兴”,古今中外各种思潮交汇,呈现出异常繁荣的文化局面。书店里好书一批一批地上架,面对浩瀚的书海,我们那种急吼吼的饥渴的样子,现在的大学生是体会不到的。经济拮据的大学时代曾经买过许多好书,王国维的《人间词话》、李泽厚的《美的历程》、丹纳的《艺术哲学》等等,《金蔷薇》就是归在最喜爱的这类书中。每每看到它,都会有再读一遍它的冲动,它散发出的那种至纯的美让你无法抗拒,你很难想象:语言可以这样美,文学可以这样美,心灵可以这样美!

“谁拥有一朵金蔷薇,谁就能拥有福气。”墨西哥战争期间,一

作者  | 2015-8-26 15:53:55 | 阅读(73) |评论(1) | 阅读全文>>

在美国大西洋赌城

2013-1-25 23:14:12 阅读521 评论0 252013/01 Jan25

前几日同学聚会,有同学带着刚从美国回国的女儿一起来见见她的阿姨、舅舅们,女孩长得极美,极甜,且十分阳光,让我们看了不仅喜欢,而且为失去的青春怅惋。女孩正在美国读大三,大学据说靠近费城和大西洋城,这两个城市我都去过,所以,便觉得十分亲切。

大西洋城是美国的著名赌城,据说在拉斯维加斯赌城建立之前,大西洋城的博彩业就已经相当发达,在美国时,我们从新泽西的住处驾车去大西洋城才两个多小时。那是个炎热的夏天,我们找到宾馆办完入住手续后,即沿着宾馆外的海边大道寻找最理想的海滩。几公里长的木质大道,和海岸线平行延伸,一边是海,不,更确切地说是洋——大西洋,海水一浪高过一浪,是我看过的最具气势和破坏力的海浪,足有一两米高;一边是鳞比栉次的商店,出售着各种旅游产品,很多东西用中国人的眼光看也是极便宜的,大多是墨西哥产品。

中国人是怕太阳晒的,大西洋的阳光是我这辈子见到的最热辣的,我们忙着戴起遮阳帽,又撑起遮阳伞,结果,竟感觉相当另类,因为,来这边度假的大多是美国人,他们就是来享受阳光的,没有谁会拒绝这么大好的阳光。

当然,来大西洋城玩的人没有不赌上一把的,所有的宾馆都配备豪华的赌场,我们住的宾馆是这里超豪华的,一楼就是个大赌场,老虎机比比皆是。不过,西方人信奉小赌怡情,所以,赌客们表情很悠闲很自在,他们是来试试运气的。我的亲戚说,他们夫妻俩常常带一对女儿来大西洋城度假,白天海边戏水玩沙晒太阳,晚上下他抽身一人去赌场小试赌运,玩的如国内人称的梭哈,赌资永远定在200美金,通常是输光了回去睡觉,也不心疼,但有时手气会异常好,大赚一笔,那就很兴奋了,整个假期都很嗨。

作者  | 2013-1-25 23:14:12 | 阅读(521)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不必纠结留不留学

2012-10-11 9:38:53 阅读280 评论2 112012/10 Oct11

我的女儿胡冰清

在今年“书香上海”书展上,有本书的书名曾经吸引我停下脚步,它叫《反抗语文》。吸引我的原因是,在对语文教育的看法上,我和该书作者极为相似,同为父母,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不要被语文误伤,希望他们能够真正读到“世界上最好的文字”,希望有种力量能改变和反抗钻进了应试教育死胡同,成为戗杀孩子想象力和创新思维利器的当今语文教育。

其实,拿语文来说事儿,不过是扯了一下中国教育的衣襟。先不问反抗了会怎样,反抗了又如何,只是,如果你的孩子只能在这个教育体制中成长,并希冀搏出位,你的反抗最多是花拳绣腿,你哪敢拿孩子的前途开玩笑。

要么适应,要么反抗,要么远离,心理学揭示了一个人与社会相处的三个选择。对于教育,当今的中国家长们明白直接反抗的严重后果,便开始在适应和远离中摇摆:是让孩子继续国内学业还是立马出国留学?这是个纠结的问题。我敢说,世界上很少有父母像中国家长那样,为了孩子的教育费尽心思的。

很庆幸,我没有被这样的问题所困扰。因为,一直以来,我都认为教育是顺其自然的事,是言传身教、耳濡目染。中国应试教育的热度不退,与中国家长积极拾柴添薪有直接关系。如果家长调整好了心态,不以非常功利的心态去要求教育,不用非常势利的想法去定义成功,那么,这个热度会下降,孩子的学习负担也会减轻。当然,这只是一方面。众所周知的制度原因不胜枚举。

而至于留学与否,则没有对与错,只有合适与不合适,条件允许不允许。否则,即使孩子到了国外,若有家长陪读,依然摆脱不了应试的阴霾,美国不就出了“虎妈”嘛;若只身一人,看什么年纪了,我不赞成初中生远离

作者  | 2012-10-11 9:38:53 | 阅读(280) |评论(2) | 阅读全文>>

http://weibo.com/jinweihua1014

2012-6-19 13:37:19 阅读56 评论0 192012/06 June19

最近根据杂志社领导要求,每位编辑都开了个人微博,与我们的官方微博遥相呼应,看来真的很少有闲余时间打理博客啊。

作者  | 2012-6-19 13:37:19 | 阅读(56) |评论(0) | 阅读全文>>

哈佛大学校园风景

2011-8-19 17:40:45 阅读2574 评论4 192011/08 Aug19

哈佛:

美东6日游,有三大名校被安排在旅游日程上,她们是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这可能是在新泽西的亲戚特意为我们选择的团,因为,我在国内时就将自己的想法告诉过他们,女儿这次去美国想看看美国的大学,而我是特别神往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这类世界一流的大学的。

美国的大学是没有围墙的,哈佛自然也如此。去哈佛参观的那天,正好是雨后的早晨,整个哈佛镇沉浸在微风袭人的清新与恬静中,我们小步穿过红墙黛瓦的一条又一条小镇的街道,一队人都不敢大声说话,深怕亵渎了这个神圣地。在导游的带领下,我们走进了哈佛的教学区,从一个很容易被人忽略的铁栏敞开的弓形门鱼贯而入,眼前就是绿草茵茵的哈佛,没有醒目的校牌,更没有制服上身的门卫,谁都可以来走走坐坐,谁都懂得要成为这一片净土的保护者。

走在哈佛的校园,我们的眼睛来不及细看周边的一切,手来不及按照相机的快门,来不及思考,来不及踯躅。 只是感慨,有幸在这里被书香熏陶的人都是上帝的宠儿。

作者  | 2011-8-19 17:40:45 | 阅读(2574) |评论(4) | 阅读全文>>

一位老报人的赤子之心

2011-6-2 17:02:29 阅读251 评论4 22011/06 June2

今日刻盘,彩样下午2点半就看好了,等老总最后签字。难得清闲,本想继续看《生活大爆炸》的,因为到共享文件夹里播实在太慢,便漫无目的地上网看新闻,不知何种原因,竟找到我的老领导,新闻界老前辈丁柯老师的一个发言。

虽然,时代变了,“党的新闻工作者”的称呼也被“媒体从业人员”所替代,新闻工作,曾被我等视为的崇高事业早已变成江湖气十足的谋生职业;虽然,有些观点,以目前的潮流看,已有些陈旧了。但看到这篇讲话,我依然被老一辈新闻工作者的赤诚之心所感动,并且,由衷羡慕他们有不动摇的信仰,有骨子里叫作精神的东西。一个活到90岁依然能坚守年轻时的理想,且乐此不彼,是种幸福。而我们,大多都没有这份执着。(附上丁柯老师的发言)

未来更美好

—— ——在纪念《民主与法制》创刊3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抗日战争最艰苦时期,我曾经在浙东四明山根据地生活战斗过。记得有位四明山老乡——唐朝的贺知章,八十六岁退休回乡:“乡音无改鬓毛衰”,许多同乡“相见不相识”了。今年,我八十八岁,乘着高速列车来到北京参加《民主与法制》三十周年纪念盛会,旧友新知,能再欢聚一堂,真是太高兴了。所以我先得感谢这次盛会的举办方!感谢中国法学会!

  我们还能想起《民主与法制》是怎样在上海“白手起家”的吗?我曾对郑心永同志说,一名共产党员一生为人民办成一件好事,将来走到马克思、毛泽东那里报到,你就大可不必脸红了。

  三十年前,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拨乱反正,终结“和尚打伞”。改革开放,掀开了中国历史上崭新的一页。《民主与法制》适应历史发展潮流,应运而

作者  | 2011-6-2 17:02:29 | 阅读(251) |评论(4) | 阅读全文>>

要去美国

2011-5-17 17:09:14 阅读261 评论0 172011/05 May17

美国纽约的中央公园(上、下)。这两张照片是我中学时代的班主任陈蔚老师在美国拍的,暂且从她的博客里借用一下。^_^

“要去美国”,这是这两年来我的心愿、女儿的心愿、妈妈的心愿和老公的心愿。

女儿去年中考前,有同学邀请她考试结束后立马飞美国参加市团委组织的夏令营,被我劝阻了,我说“明年妈妈带你去,外婆也希望你跟我们一起去,这次就放弃吧。”乖女儿想了一下,便去“回头”那同学了。不过,这件事至今让她有些伤感,因为,那同学后来约了另一同学同行,结果,女儿最铁的初中同学变成另一同学最铁的朋友了。

妈妈想去美国看看,一是去过了法意瑞,去过了日本,有点出国的“念头”了,乘还走得动,要抓住每一次搭顺车的机会,二是她的表弟即我的表舅(比我还小两岁),现在美国发展,且夫妻俩(一个博士,一个博士后)在美国强生做得很好,都是中层以上的“干部”了,经常打电话邀请,妈妈非常想看看这个从湖北一路打拼到上海到美国的小表弟如今的生活是怎样的。

我要去美国旅游,除了自己确实喜欢远足外,更多的是想圆母亲的梦,满足女儿的心愿。

老公是对待去美国这件事最低调的人了,办签证前,我征求他的意见,总是一句“无所谓”,让我心里很“鸡爪”,不过,最近听去过的同事把美国狠狠地夸了一番后,他也显得有些心向往之了。

和很多次旅游前一样,我是组织者、策划者,自然需要做很多准备工作,比如规划时间,让心里有底;比如摸行情,让心里有数;比如设计旅程,让心里有谱。

当签证出来,往返机票买好,我要做的事基本就是收集美国旅游咨询了,网上查阅,电话交流,还有购买书籍。

作者  | 2011-5-17 17:09:14 | 阅读(26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没有父亲的日子

2011-2-28 21:39:42 阅读479 评论0 282011/02 Feb28

从来没有想过,在我的生命里,会有一天再也见不到父亲了,我不知道没有父亲的日子我们该怎样度过。父亲已经去世五年零7个月余3天了,几乎每隔一段时间,我的梦里就会出现他的身影,梦里的父亲总是生病时的样子,很忧愁,很痛苦,梦醒后,我常常对着天花板发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就没有能力将父亲保护好,保留下来,为什么在我们看来这么强健的父亲就这么轰然倒下了。没有父亲的日子,我们将本可以做女儿的柔弱藏起来了,因为,我们还有个需要好好保护,好好加倍爱戴的母亲,我们要变得像父亲一样坚强,像父亲一样疼爱我们的母亲,并加上我们做女儿的爱。

今天,看到妹妹的QQ签名下留下这么一段话:“对自己好点,因为一辈子不长;对身边的人好点,因为下辈子不一定能够遇见!”让我百感交集,生命的长度终究有限,我们不能在有限的生命里留下无限的内疚和遗憾,所以,对自己好点,对身边的人好点。

再过一个多月,又要过清明了。母亲已开始忙碌为外祖母外祖父上坟的事,二十多年了,这个事儿从来就是母亲心里的一件大事,也曾是父亲特别看重的事,记得那年父亲在病榻上还惦记着无法去苏州祭拜两老的事,如今,每年的这个时候,我们惦记的却已经是去福寿园祭拜父亲的事了。这是怎样一个令人折磨的轮变。啊!

然而,再大的悲痛我们终究要抗住,这是我们对母亲的期待,只要谈到父亲,母亲的嗓子总会哽咽,我们的眼睛总会潮湿,但我们还是要努力开心起来。让生命的每一天都快乐,让人生过得精彩再精彩些,我想父亲在天之灵会欣慰的。父亲,在另一个世界,您一定要过得好好的,好吗?

(附3年前的博文再次怀念父亲。)

《父亲,在另一个世界,您一定要过得好好的,好吗?!》

作者  | 2011-2-28 21:39:42 | 阅读(479) |评论(0) | 阅读全文>>

玩雪,在旗忠村

2011-1-21 14:47:11 阅读217 评论1 212011/01 Jan21

2011年1月20,一大早就赶到单位,到食堂吃了早饭,就懵懵懂懂挤上车直奔旗忠村。我们的年终总结大会被安排在位于旗忠村的上海检察官教育培训基地,住一晚上。

天下着雪,很大。积雪让整个城市变得素雅起来,尤其是上海,难得的一场大雪让几乎所有行路不便的人没有埋怨,看到的大多脸上充满欣喜。想起出门乘824公交时,看到车行至复兴东路衡山路路口等红绿灯,驾驶员拿着手机抓拍路景的情景,禁不住为这个城市里有这么多为生活中的“小意外”而激动珍惜的人而感动。

路上还不算太堵,我们差不多三刻钟就驶进了教培中心的大门。因为来得早,教培中心内除了车辆行驶的大路有轧辄痕迹外,其他所有地方都是白茫茫一片干净地。“太美了,太美了!”,一车人惊得都不会说话了,正遗憾昨晚忘了将相机放在包里,边上的“鱼头”拿出了照相机,我有点感激他这个小举动,真是细心的“鱼头”呀。

总结大会开了一整天,个个过堂发言。我没准备文稿,便投机取巧,会上匆匆忙忙列提纲,没等列完,已经轮上了。我是第三个发言的,前两位有备而来,念的速度毫不拖泥带水,我没有稿,只能硬着头皮,东拉西扯说了一通,也不知效果如何,反正每年就是这些事儿,趁机表扬一下自己呗。

室内热气腾腾,窗外大雪纷飞。会上,我看到周边的小同事们看着窗外期待的眼神。

午饭过后是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我们哪肯去宿舍呀。走出食堂,大家一路就开始打起了雪仗。走到中央大草坪边,看到如此大一片雪地,心旷神怡。“这么大的雪,我们可以堆雪人了。”我建议道。“你想堆就堆呗,你看,这个地方可以滚雪球的。”林社在边上很有经验地说。长这么大

作者  | 2011-1-21 14:47:11 | 阅读(217) |评论(1) | 阅读全文>>

又去厦门

2011-1-12 16:33:03 阅读181 评论1 122011/01 Jan12

10月份去了一次福建,沿福州一路往南,泉州、漳州、至厦门,曾经去过两次厦门,印象都不错,最好的当然是1986年时,当时是大学里组织社会调查,厦门是最早的开放城市,我负责的课题是了解台资企业的经营管理。我们一行16人在中文系陈娟教授的带领下,驻扎在厦门大学,差不多有半个月的光景,我们感觉美死了,天天往厦大的后门飞奔去海边。记得后来回校上小说创作课,我提交了一篇小说叫《海星星》,就是写那段生活在海边的一个女孩的心思。现在若重读这篇文章,一定羞死了,但很美好的记忆哦。

92年时,又去了一次厦门,是采访开发区发展的,我和单位的一位大姐一起出发,先到厦门,接着去深圳、珠海、广州、湛江、最后到海南,兜了好大一圈,尽饱眼福。采访节奏很快,拜访了很多单位和人,很累,但很开心。那时的厦门感觉有点纷乱了,没有以往那份宁静和安逸,印象中,到鼓浪屿,才上码头,就见到处都摆着地摊,卖“洋垃圾”——进口的旧衣服,没了早年鼓浪屿的琴声。不过,因为有一份对厦门的钟情,所以,尽管我的搭档大姐之后一直诋毁厦门,说乱哄哄,我总是据理以争。

这次再度到厦门,住在东北部,离码头较远。我们记者团里很多年轻人都是第一次来厦门,所以,异常兴奋,每晚都要打的到码头,然后渡船去鼓浪屿。我也捺不住,连续两晚都与支部生活的小蔡和民主与法制社的老董三人结伴打的过去。鼓浪屿重新焕发出魅力了,尤其晚上,灯火阑珊,树荫婆娑,琴声悠悠,我们找到一港人开的小旅馆,院里有茶座,这个格调是欧化的,坐在那里茗茶聊天,一个感觉就是:咱在享受人生呢!

有个心结,还想看看厦门大学,旅程安排是紧紧的,只有晚上了。最后

作者  | 2011-1-12 16:33:03 | 阅读(181) |评论(1) | 阅读全文>>

女儿的菜单

2010-9-29 17:48:03 阅读165 评论4 292010/09 Sept29

女儿住校了,在经历了种种不甘和纠结后,她还是直面了自己的人生安排,进入上海市育才中学,开始了正常的高一的学业。有一段时间,我们考虑更多的是她要考入怎样一流的学校,因此,当市西中学这样静安区一流的学校可以推优直升的机会我们都放弃了,因为我们作父母的和她一样眼睛就盯着上中和华二,殊不知,有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被我们忽略了,即住校带来的诸多不适应问题,比如吃饭,比如作息,等等。

事到如今,我们没法后悔当初的不冷静,值得安慰的是,虽然女儿中考严重失误,但依然进的是所市重点,所以,只能在细节上多加关心了。最最具体的关心是生活上的,记得第一次“放飞”前的一个夜晚,想着女儿该带的一样一样东西,生怕遗漏,任是睡不着了。好像漏掉什么,女儿就会受多大委屈似的,连夜起床写清单,一罗列,自己也吓了一跳,大大小小吃的用的竟需要七八十样!好友说“你不要这么夸张好伐?过一个星期她就回来的,缺什么再补好来!”但我不买齐,心里就是不踏实,没办法。这些许就是“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的情结吧!

因为想得周全,女儿到校后,回电说,安顿好以后,晚上睡在帐子里感觉蛮好的。我终于欣慰了。

其实,女儿住校,最最让我不放心的倒不是学习上的事,从小到大,女儿在这方面没让我们操心过,而是吃的问题。她太偏食了!她不吃鱼,不吃虾,不吃没看见过的所有的曾经是活的东西,还有,不吃菌菇类的食物,在我们看来是美味的,营养价值高的食物她大多不吃,并且,一旦她决定不吃,那么,再怎么动员都是没用的。为了让她吃得有营养,我们平时基本都顺着她买菜烧。

现在,住校了,没有这么贴心的照料了,食堂的菜的

作者  | 2010-9-29 17:48:03 | 阅读(165) |评论(4) | 阅读全文>>

捡漏^_^

2010-6-2 17:00:49 阅读156 评论5 22010/06 June2

偶然发现旧货店的角落处放着一对小碟子,蛮好看,以我的经验,应该是民国的瓷器,问价,不料精明的罗经理大方地说“你买就给20元好了。”“啊?”我有些按捺不住兴奋了,“刚刚从人家窝里收家尚带进咯,意思意思收两钿好来。侬白相相可以咯。”我连忙付钞票。“哦哟,还有只单吊咯碟子,我也买下来算了。”买着便宜货的我心态极好,就想多用一钿,想不到罗经理心态比我还要好,爽快讲:“算了,侬nao去,不要再付钞票了。”“啊??”我一面讲着不好意思之类的虚言,一面叫一边的江师傅马上帮我把碟子包好,唯恐对方后悔。“这两只碟子解放初期没问题的,蛮好白相咯,靳老师侬有眼光咯。”

江师傅一番话讲得我心花怒放。其实,在罗经理和江师傅手上我买过不少么是,乱七八糟用过不少铜钿,有贵的,也有便宜的,从没今天这么爽过,像莫明其妙发了一笔奖金一样。“20元,实在太划算了!”20元放在现今能买什么?吃一顿还算凑合的盒饭?越想越开心。

捧着包好的碟子回单位,一路舒畅,和同事交流,均一致认为是民国的东西。除有显著的民国特征外,其最大的理由是,这对碟子上写有“长命富贵”字样,解放初是不可能有这种字样出现的,那是封资修的思想呀。呵呵。

三个盘子都很喜气哦^_^

作者  | 2010-6-2 17:00:49 | 阅读(156) |评论(5)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